搏击

不灭金身诀 第一百九十章灭三魔!

2020-01-16 19:08: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灭金身诀 第一百九十章灭三魔!

夜司命顶日月骤起骤落,星辰流转不休,大殿中气流磅礴浩大。

五道人影兔起鹘落,杀的难解难分。

魔族到底还是跟羲和神殿恶战了数千年,彼此之间知根知底,相比起魔族的单一,羲和神殿还是知道不断变通的。

所以夜司命始终牢牢地压过两位魔神一头!

刹首罗忽然发出一声惊天怒吼,头顶上九道青盈盈的光圈闪烁流转。

他身躯骤然之间膨胀起来,化成一尊高达百丈的巨人!

林漠忽然想起来,自己当日一起赶到翡翠星时,就是被这个家伙投掷半截山峰,当场就报销近百名修士!

原来竟然是这个家伙!

而与此同时,旁边的罗荼国师却忽然欺身近来,手掌一翻,一柄粗大战锤忽然出现在他手中!

这柄战锤的锤柄足足有人腿粗细,乌黑锤柄上面隐约有一道巨大蝙蝠虚影。

罗荼国师手中巨锤晃了一晃,虚空中忽然卷起无穷量的魔云雷火,起手一震,迎面就朝夜司命直捶过来!

轰隆一声!

“你以为这样,就真的能对付我么?”夜司命冷冷声音骤然响起。

他忽然起手一翻,一柄宽阔如门板般的巨剑,一个瞬间就穿过魔火云光,一剑直接搠入刹首罗的身体!

刹首罗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之声,夜司命却没有丝毫停滞,手中巨剑猛然向下一划一劈!

噗嗤!

刹首罗从头到脚,竟被他一剑生生切成两半!

夜司命却没有丝毫停滞,他丝毫不理会旁边挥锤重击而来的罗荼国师,手中巨剑晃了一晃,无穷量的剑光恍若万千绞轮,只一转眼之间就将刹首罗给卸成数百块之多!

“啊――!”

刹首罗凄厉的惨呼声不绝于耳!

被夜司命切成了数百块的身躯上面不停蠕动着,上面附着一层薄薄的领域,使得他的每一块身躯都无法再聚合起来迅速重生!

轰隆!

夜司命也闷哼一声,周身领域光纹不停闪烁,呈现出紊乱状态。

但他到底还是功力深厚,猛然深吸了一口气,浑身领域向内一个收缩,就驱散体内的魔气!

林漠见状登时大喜过望,他二话没说,直接就祭出诸天战旗来凌空一招,将刹首罗的身躯碎块已经全部都收入手中!

又灭掉了一个魔头。

只剩下罗荼国师,那就太好办了。

罗荼国师面色铁青到了极点,他手中巨锤如山岳一般直轰过来。

“我看你还能玩儿出什么花活!”夜司命冷笑一声,稳住体内被震乱的领域之后,手中巨剑一提,当空横斩和他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一声,不远处的石殿忽然倒塌下来,露出一口漆黑如墨的石棺。

石棺之中,慢慢地爬出一个深绿色的人影,它没有眼睛,浑身却散发着一股激起强烈的尸臭!

“这是什么东西?”夜司命吃了一惊,看着这个绿油油的怪物,失声喊道。

“嘿嘿嘿……”罗荼国师嘿嘿冷笑道:“夜司命,你好好品尝这滋味吧!这是极地黑渊之中万般尸毒凝成的尸毒妖灵!本来是想留给云秦十六国的,没想到却让你先尝了这头筹!”

说罢,他怪叫了一声,抬手一指,这头尸毒妖灵纵身跃出棺材,化成一道鬼魅绿影朝他直扑过来。

夜司命手腕一翻,万千剑影倏然向这头尸毒妖灵直劈而来!

尸毒妖灵嗷地一声怪叫,忽然张口喷出一团绿油油的雾气,向他汹涌而至!

夜司命的千万剑气与雾气一个交织之下,竟然迅速开始腐蚀融化,被销蚀得干干净净!

夜司命忽然露出极度惊恐的神色,他翻身一剑劈在这头绿油油的魅影身上!

这道魅影被夜司命的剑光一绞,旋即就灰飞烟灭。

但妖灵在临死之前,也反手一掌打在他的胸口上面。

趁此机会,罗荼国师如风似火般地向通道直冲了出去。

蓦地,头顶上一点精光骤然闪现,刹那之间,一道金光大从天而降!

他猝不及防之下,就被大给牢牢裹住,罗荼国师震惊地发现,自己竟无法冲破这道领域大的携裹!

他怒视着大之外,林漠已从容不迫站在外面,活像在看着一头傻狍子。

“罗荼国师,你好像忘记了我们兄弟。”林漠冷笑一声。

他猛然一晃旗枪,罗荼国师周身立时浮现出黄金龙鳞,一条条五爪皇龙再次浮现在空中!

“小贼,你也敢来打我的秋风!”罗荼国师怒咆了一声,浑身猛然涌起一股森森魔气来。

但是没等他鼓动魔气冲开林漠的领域携裹,林漠眉心中陡然飞出一道巴掌大小的黑白祭坛。

“罗荼国师,看清楚了,这就是远古人皇在破开自在天母暗皇封神印之后,创出来的明皇封神印!”

祭坛上面,一朵纯黑曼陀罗花,旁边则是一朵圣洁晶莹的雪莲花。

两朵花在交织的刹那之间,罗荼国师忽然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一道牢笼之中,自己面前的景色变得无比迟缓了下来。

缓缓旋转的九条皇龙,如同一扇磨盘,刹那之间就将自己的肉身绞碎成亿万碎片。

他最后的意识就是看到林漠挥舞无锋剑,一剑劈入自己的眉心中!

无尽的黑暗悄然而来!

……

击杀罗荼国师之后,林漠返回到大殿之中后。

大殿之内布满绿油油的尸毒之气。

林漠抬手祭出少阳旗门,一大片炽烈的白火汹涌而至,和周围尸毒妖灵燃烧的滋滋作响。

旗门倏然一转,一道粗大白光忽然落到夜司命的身上。

夜司命伤口仍在不停流淌着脓水,一块块腐烂的肌肉掉落下来,伤口隐隐可见有被腐蚀的领域。

即使虚境三重天的不死肉身,也抗不住这种亿万年尸毒精华的侵蚀!

但他似乎并不在乎,两眼茫然地看着穹顶的浮雕。

林漠叹了一口气,将他扶持起来,然后又在他身上加持三道驱魔灵心符。

“……林漠,羲和神殿的弟子的选拔是残酷的,大司命,曾是我最好的兄弟。”

夜司命忽然开口喃喃道:“我们有过段相依为命的日子。”

林漠默然不语。

作为皇朝曾经的继承人,人皇先祖的正史野史他都清楚。

羲和神殿自诩为神灵的使者,对于门下弟子的培训也是最没有人性的

但凡选拔出的弟子,一百个能成活十个就不容易,如此的残酷可想而知了。

朝圣天宗外门弟子培养机制虽然也残酷,但却给了门下弟子足够的自由。

夜司命最大悲哀就是他是个单纯的人,他已单纯偏执到没有思想,完全是以大司命的命令决定自己的方向。

“他也比我聪明的多,但却很照顾我,甚至我突破如今虚境层次也离不开他的鼎力相助,我知道我注定不可能成为他那样的人,所以我情愿做他手中的一把刀,用我的一生来成就他,反正我也适合这个位置,不动脑子,只管动手。”

“我能明白。”林漠点点头。

独孤诚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夜司命露出痛苦神色,惨然笑道:“突破虚境后坐在夜司命的位置我就后悔了,我特娘悔的肠子都青了,一个蠢货忽然变成聪明人,看透的也很多,心也变了。”

“我能明白。”林漠长叹一声。

屁股决定脑袋,不是没有道理的。

羲和代表太阳,而夜司命表面上执掌刑律,实际上是负责制衡大司命的存在。

大司命让自己可以割头换颈的金兰兄弟坐上这个位置,可想而知他完全可以在神殿中呼风唤雨,想灭谁就灭谁的状态。

当你坐在这个位置上,你看到的眼前风景就不一样,然后回过头来反省之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其实并不那么高尚,而就是一个刽子手,而且还是个没脑子的刽子手。

就算是你不想看,周围风景依然会无孔不入的存在。

坚定信仰和心底良知在冲突煎熬,即使是虚境的高人也无法承受这种煎熬。

因为夜司命本身就是一个很纯粹的人。

正是因为这种煎熬,他在突破虚境三重后的三百年都没有再做出任何的突破,反有退步之嫌。

“小子,我就要死了。”夜司命叹息一声,问道:“你会怎么说?”

林漠深深叹了口气道:“我把你的尸体送回去,然后告诉世人,是你杀了三位魔神。”

“好,好,你倒是一个厚道人。”

夜司命放声大笑,旋即又问道:“小子,那你现在告诉我一个答案,人皇佩剑为什么会听从你的?为什么?只是因为你是司徒之官的后裔?人皇佩剑竟然和你亲近?”

“你们都猜错了。”

林漠深深叹息一声道:“我不是什么司徒之官的后裔,我是玉京皇朝的皇太子,远古人皇是我的先祖,我母后则是远古羲和一族后裔。”

夜司命惊愕的几乎凸出眼球,死死地盯了他半晌,忽然哈哈大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噗地喷出一团血花,哈哈大笑的声音逐渐低落了下来,终于消失无痕……

本书来自: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怎样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刘迎龙
亳州妇科医院
内蒙古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绍兴治牛皮癣的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