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服务业用工荒下难生存高薪难招人高价难赚钱

2019-10-08 16:33: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服务业用工荒下难生存:高薪难招人 高价难赚钱

  开不出高薪招不到工卖不了高价赚不到钱

  在铺租、税务等成本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传统服务业已经负担不起更高的人工成本。今年,广州的最低工资标准将面临新一轮上调,就像一家店主所说:“一碗云吞面不可能卖30元,我们提不了工资,招不到工人,该怎么活?”

  传统服务业缺工很大的一个因素是薪酬没有吸引力。以餐饮业为例,对于那些没有“百年老店”金字招牌、得不到政府扶持的老餐饮店而言,生存的空间正在迅速收窄。两桌三凳、四五个店员、简陋的厨房、临街的门面、地道的风味、街坊的人情,这样支撑着的老店,还有多少?对于很多“老广”而言,这些身边的老店,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有外地朋友来,我甚至想不起一家真正好吃的云吞面推荐给他”,这些童年记忆中相伴的老店正在消失。

  大如广州,以“国际商都”安身立命;风光背后,那些伤不起的传统服务业,开不出高薪招不到工,涨不了高价赚不到钱。这一期,我们选取老城区一个典型的老餐饮店作为样本,用它60年经营的历史和现状,窥探缺工态势下的传统服务业,如何艰难生存。

  样 本

  60年老招牌30年老员工

  “招不到新人,我们还在这里”

  地点:惠西小食店

  叙述人:吕姨

  如果不是熟人介绍,很多人恐怕一走而过,注意不到这家不起眼的面店。虽然它的招牌上写着:“60年老字号,地道广州银丝云吞面”。惠西小食店缩在中山六路骑楼的一排店铺中,门口一张收银台,店内不超过5张简陋的桌子,几张板凳。整个店铺不超过20个平方米,收银台前坐着的就是吕姨,作为惠西资格最老的员工,她在这里工作了30多年。

  “阿平!”吕姨一叫,就有人应声。被唤作阿平的是她的同事,坐在一个柜台前包云吞,柜台几乎要摆到人行道上去了,包好的云吞和饺子就放在柜台的盘子里。吕姨一叫,阿平就站起身进旁边的厨房,熟练地烫面煮云吞。店里客人不多,不过总是不断有人来,吃完的碗筷很快就被收走了。在任何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下午,惠西小食店的人们就是这样度过。

  “30年吃不厌30年不想走”

  吕姨在这张收银台前一坐就是30多年。“我们店的员工没有年轻的,都是老人啦,平均45岁—50岁”,她说,要招新的工人,薪水高,老板也负担不了,“我们都是传统的(手艺),银丝面是店里晚上做,云吞是手工包,招新的人,未必会这些”。

  店里一共有8名员工,两班倒,营业时间从上午6:30到晚上9:30,吕姨一个月的工钱是一千多元。“薪水是不高,不过工作时间也不算很长,过得去。”她说,店员都是多年的员工,都对这家店有感情了。“在这里做,当然在这里吃,一碗云吞面,30多年也吃不厌,我家人都经常来吃。”她记得很清楚,30年前刚来这里工作,一碗云吞面价格1毛2分钱、2两粮票,直到2005年左右,一碗面涨到了6元—8元不等,有大碗小碗的区别,如今,店里招牌的云吞面最大碗是10元,“其实这不算涨价了,碗比原来要大,有10个云吞2块面”,她说,涨价太多,吃惯了的街坊会不接受。

  盈利不多老店靠人情支撑

  “店里人手基本算够吧,不过就是招不了新的工人,一千多元的工资没什么年轻人愿意干。”吕姨说,只有他们这帮“老家伙”对惠西的感情深,每个人都会包云吞都会烫面,谁也不会闲着,空下来就帮手的。

  老板似乎是个不太重要的存在。据说,这家原本国营的小吃店现在有5位老板,其中一位每天晚上来收账,另外一位早晨会过来,“他姓廖,廖老板做早班收银,也会包云吞的。”

  “赚钱不赚钱我不清楚,只有老板知道。”吕姨笑笑说,生意不好不坏,正常一天的平均流水营业额是1500元,“8个工人每人工资1000元左右。”除去食材的成本跟铺租以及人工,惠西的盈利应该不会太多。

  “铺租肯定是涨了的,我们的薪水也有涨啊,不过涨幅不大。”吕姨说,近几年,每年过年老板都会主动加工资,每次50元,“加得不多也是加了。”

  解 析

  遭遇缺工和高成本双重逼迫

  在广州有许多像惠西这样的老店。在缺工和成本上涨的双重压力下,这样的老店正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

  根据广州市人社部门的统计,广州市的劳动力男女比例为2∶1,属于失衡状态,女性打工者短缺,导致的结果就是,以女性服务员为主的传统服务业招工困难。去年底到今年初的数场招聘会上,服务业企业连连抱怨,服务员难招,而求职者的反馈则表明,本来基数就小的女性打工者都不再愿意进入服务行业,其主要原因是“薪水低,工时长,没有发展的空间。”

  低薪是服务业招工难的一个最重要因素。相对于工厂开出的1800元—2500元/月的普工薪水,大多数服务行业月薪还徘徊在1500元左右,显得完全没有吸引力。为何服务业开不出高薪?走访餐饮、美发等多个服务业店铺发现,成本上涨压缩了利润空间,本身是劳动密集型的服务业已经无力给出更高的人工。北京路步行街某商铺店主告诉,刚刚接手店铺的时候,铺租不算太贵,每月利润也相对可观。但是3年后,租约到期,租金不涨就意味着店面要被收回,三番五次讨价还价之后,铺租上涨了10%,“对我的收益是个巨大打击,要平衡这笔支出,我没办法给工人加工资,2个老店员也留不住,按照之前的工资,招人也很困难。”

  惠西盈利不多,但仍能经营,其中有老字号的人情在勉力支撑。然而,黯淡的店铺,狭小的空间,即使是地道的广州风味美食,惠西也会被经过的路人所忽视。因为盈利空间小,成本压力大,所以低薪;因为低薪,所以招工难;因为招工难,所以无法提供更好的服务。对于“以人为本”的传统服务业而言,缺“人”是个硬伤,让其直接陷入恶性循环中。

  专家认为,广州近年来提出打造“国际商都”的城市形象,从城市的战略定位而言,传统服务业招工难,将对其产生不利影响。作为人工密集型的传统服务业,如何在用工缩减的夹缝中生存?老城区“退二进三”如何寻求更合理的人力资源支撑?对广州而言,这是一个长远的课题。

  专题撰文 :许蕾

房产百科
传感器
民生法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