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单行诗

2019-09-12 00:13: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

不无一日,我的生活是一座空城。

(二)

医生给你下了死亡诊断书,告诉你还可以活一个月。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你的父母均滚出了热泪,即使是你那冷漠的父亲,也跪在冷冰冰的地板上,带着哭腔求着医生再试一次,再试一次说不定就有救了,他还这么小他不能死啊!医生!而你的母亲早就失去了力量,瘫在一边的椅子上泪流满面,容颜尽失。

与之相反的是你的一脸平静,你轻轻走到你父亲身边,将他扶了起来,宽松的病服更加突出了你日渐的消瘦。曾经最为喜爱的锁骨,也丢失了有关所有的清秀,在你身上显得尤其突兀。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用听起来积极的调子说,爸,我想回家。

次日,你与我彻夜长谈。你告知我当时你的眼泪就在眼眶打转了,但决不能掉下来,你要让那些医生看看你的家庭并没有输得一败涂地,还有一个最不应该坚强的人坚强了下来,同那冷酷斗争。

那时,我一直不懂的是,你的嘴角,怎么一直可以有这样浅浅的笑,那种笑让你看起来很美,该死的,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总在濒临死亡的时候,不管微笑还是抑止不了的泪,都显得凄楚动人。让人,让我,想要抚摸你。

于是,我轻轻拭掉了你浅笑脸上的泪,紧紧的抱住你,死死的抱住你,我要让你感觉到疼痛,让你知道你还活着就必须得有理想得有动力得有不断向上追求生存的希翼。我要你好好的活下去,从这一刻,到永远。

(三)

“总有一天,会以翠绿的形式,钻出地面。”

你自诩自己只是一颗埋葬在土地深处的种子,黑色的外壳看上去丑陋不堪,注定得受到排挤。而你清楚的明白自己的根本质地,此刻的乌漆抹黑只是为了有朝一日更加浓烈的绿色,你从来没想过要开出一束洁白的花,只是寻找一个属于宁静的美丽角落,投影一汪茂盛的绿。

你没有很要好的朋友,你形容他们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不用去怀念不会去追忆,更不可能拥有只是少数的刻骨铭心。通常在图书馆最后一排的位置找到你,低头看书,偶尔弄一下凌乱的刘海儿,用笔记下一些什么,直至一个下午的消失。你看许多书,杂七杂八,各个方面均有涉猎,但你从不肯尝试写作,即便是作文,也只是当任务应付而已。你告诉我,文字本身拥有净化的力量,因而你心底的字句总是排列紧密,保持着最初的纯洁质朴,并不断漂浮出几缕哲思,使你的思想日益丰富茁壮,你害怕自己的排列方式搅浑了这一潭清澈,因此从不肯动笔。

你形容自己是台下的观众,只认真关注于剧情和引至的内涵,而你不评论,道自己没有资格评论。好吧,你承认你喜欢,但是跟他们没关系。

这让我苦笑不得,我实在无法给任何一个人解释类似于“我爱你,但这跟你没关系”的句子,就像是只知道1+1=2,而不不能够很好的证明出来。

你偶尔上网,却从不玩游戏,因为不会有好友联络,所有连QQ也没有。只是观看一些其他人的文字和一些我从未听说过的电影,不表达些什么,像是不会表达对这个世界的爱,不会表达对所有的企盼和渴望。你从不提及,你以为期望太多终会成为累赘,亲情、友情、爱情,要么一起消失毫无挂念,要么一起拥有不存在挂念。

那日我坐在你的身边,你的白色手臂上有两条明显的红色伤痕,你用那只手指给我这条句子,我看过那本书,那是我唯一知道你看过的书,是落落的《须臾》。

“总有一天,会以翠绿的形式,钻出地面。”

其实,你的挂念尤其甚多。

我是在那日知道,你固执的拥有着太多累赘,并佯装不经意和自然。



(四)

这样看来,我只是你的观众。

在某一阶层上,与你似乎相似。我抑不停留在他人的生活,即便你总让我忍不住疼惜,都只是一闪而过。我不会评论你说的每一句话,评论不够准确,也不能准确的去评论。我宛如是黑暗里枝头的猫头鹰,这中间没有任何浪漫成分,我只是一只猫头鹰,潜在墨浓的黑暗,静观一个世界的霓虹灯亮了又灭,飞机的航行灯扑朔迷离,静观行走在黑暗中的你,静观你的努力,你的怀疑,你的不顾一切,你的生死相依,震撼而不有评语。

你的父母过早离异,是在你4岁的时候,因而没有有关于母亲的任何记忆。父亲常常外出,偶尔回家也未有只言片语,均是不善言辞的人,不知以什么方式打破这绵延不绝的孤寂。会被打骂,身上留下青紫色的痕迹,你父亲消气后会为你找药膏,手忙脚乱敷给你,你退避不让,因此又是一番拳打脚踢。持续的日子,黑暗和冷漠如故,恰恰不及个人独处的生活,常常是捂着头,用冷水冲滚烫的半边脸,依旧平静的写作业。

你唯一一次反抗是你父亲撕掉了你最爱的一本书,书名你没有泄露,所以我想那位作家得拥有如何独立丰腴的思想。你第一次推掉了你父亲微微发福的身体,抢回那本撕了一半的书,紧紧抱在怀里。你父亲愣了一下,随即丢了一句“妈的“,更加凶狠的冲向你。

我一直不明白你是怎样做到的镇定,将这些脆弱和不堪从嘴中吐露出来的时候,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你哈了口气,手指微微翘起,眼睛里是荒芜的空洞,用念一句诗的语气,一个字一个字,“不无一日,我的生活是一座空城。“

你知道,我也知道,你知道我也知道了,我也知道你知道我也知道了。我不是你城市的居民,抑不是你的过客,因为知晓你太多。我只是你的观众,静观你的城市逐渐空无,乃至坍塌。

(五)

中学寄居在三叔家,终于远离了你那好赌且脾气暴躁的父亲,而寄人篱下的苦楚,又在每个被窝里的时间纷纷涌上心头。你三叔公务繁忙,常常不在家,你三婶吝啬而刻薄,总不肯给你好脸色,认定了你拖累了她的美满家庭,处处排挤你,饭菜搁在离你座位较远的地方。你不吭声,只吃米饭,然后默默地去洗碗,收拾餐厅,后来患上贫血,脑袋总是晕眩,中午阳光炽烈也会使你头痛难忍。

常常躲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看书,很厚很厚的一本,只消一个下午。晚上不允许开灯,费电,呆在客厅跟那女人看无聊的综合节目抑或是没味儿的肥皂剧,不说话,直至睡觉。

你三婶不能生育,不是不喜欢孩子,只是一看到其他孩子便会想起自己的缺陷,因而讨厌你厌恶你,而你清楚的记得很多个夜晚她就站在你床边默默凝视你,发觉自己有小声的啜泣声又匆匆离去。你说你得理解她,她是一个苦命的女人,不能生育得不到丈夫的爱,整天窝在家里看另一个与她臆想中年龄相仿的孩子。

你总是说每个人都不容易,不管其他人是如何待你,你依旧畅怀所以感情。不是盲目不是附从只是你能理解你得理解。没有人能理解你就不要再去自取其辱的追问,而你知道他们需要理解,所以你宁愿成为一个牺牲品。

你中考前期,三叔三婶终于拉开战火。你三婶大声呵斥着三叔,质问他已经供了你三年好药高中三年大学四年摊上你一辈子么!她语气十分激动,面容稍有扭曲,宽大的睡衣笼罩着身体微微发抖。你三叔推倒了这个冲他张牙舞爪的女人,骂她自己没本事生一个孩子,家里有个孩子也生气些,你叫嚣什么啊又没让你拿钱,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整他的啊!你三婶瘫倒在沙发上,头发蓬乱,指尖青白发紫,大声嚎啕。你们都给我滚。于是你三叔破门而出,留下你一个人与方才还疯狂着的女人对峙。你三婶渐渐冷静,轻轻唤你的小名,十九,十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用极凶狠的眼神看着你,十九,十九,你怎么不去死……

第二天你偷走了你三叔的一笔钱,你三叔总是把钱放在固定的地方,你一边摸索一边答应来了,来了,我洗个手就来吃饭。你拿走了1500元,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悄悄地离开了这个你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

后来你说,你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正在洗手这个借口。你不断痛苦的低吟,我知道我的手再也洗不干净了,但是我知道我的手洗不干净了我也要走,我必须得走。你说,我怎么不去死。

(六)

你以为这样便可以独立,用一棵草的姿态,独享你的狭小太平。

到达北京是在晚上,你不知道去哪里,只好沿着街一直走一直走。无光的巷子里有骑着车的少年,他们朝你呼啸而过的时候愉快的吹哨子。大桥的灯光华丽而漂亮,你倚在白色的栏杆上痴痴望着水面,你说你绝对没有跳下去的冲动,你想的是要如何尽快找到一份工作在这个城市安顿下来。

第一晚你彻夜未眠,清早便去找工作,也不吃早饭。一路行程身上只余下不到1000元,而你好不知道要有多少颠沛迷离在远方等待你,因此不敢多用一分。被选上去演群众演员,换上没有口袋的服装,只好将钱藏在换下的衣服里层。累了一天,在人群中扮笑脸,只拿到60元。再换衣服时发现钱不翼而飞,四处寻找均无发现,绝望的走在小胡同里,很深的地方有卖 元钱一碗的面,你一边吃一边掉眼泪。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星期,你终于因为入不敷出睡眠不足晕倒在街上。有好心人送你去医院交了费,并通过你工作的地方得到你的信息,将你的资料公布在网络上,正好与你三叔的寻人启事相呼应。于是你三叔急忙赶到北京,与你见面。你看见他的时候突然手无足措,你脑光里浮现的是你偷走那笔钱的场景,只是1500元让你的手不再干净。而你的三叔脸色惨白,眼睛里布满血丝,憔悴的不成人形。你三叔告诉你说,你三婶死了。

自从你失踪后,你三叔到处粘贴寻人启事,通过媒体大肆宣传,却始终没有回音,回家后便于你三婶大动干戈,你三婶过意不去,自以为是她的话让你寻了短见,于是从楼顶跳下去,自杀而亡。

你知道后依然只是笑笑,不说安慰不提及丁点儿关于这个过程中自己的错。你的嘴角拉伸的刚刚好,你说无论什么事情你都得笑着面对,因为你不能再拥有更多使你微笑的事情,因为,你知道你自己要死了。

(七)

你尤其感激那位好心人,当你三叔来后便消失不见了,你被送到医院检查的时候,发现脑袋里不知道长了个什么东西,压迫着大脑神经,因为发现的太晚,已经无法手术取出。医生给你下了死亡诊断书,说你只能活一个月。而那位好心人依旧帮你寻找亲人,直至你三叔的出现。他一力承担者你的医药费,给你买水果,在床头轻轻唤昏迷中的你,他的声音比较沙哑,像旧了的老式收音机,调换不了频率。

你的父母终于来了,原本破碎的家庭经过这样一场风波更加不堪一击。你的父母离婚十五年后终于紧紧抱在一起哭泣,为过去哭泣,为你哭泣,为现在的哭泣悔恨不已。你说最后一个月你的人生总算充实,父亲的脾气一下子扭转过来,给你削苹果,冲药剂,去搬煤气努力赚钱,尽最大能力弥补你。而你的母亲终日沉默不语,你至死都不知道你母亲是一个哑巴,不能用言语来抚慰你,只好不断抚摸你的手臂你的脸颊,没有声音的哭泣。

你一直感叹母亲做的菜好吃极了,虽然只有不到一个月也很满足,似乎这样便塞满了过往十几年的空虚。你一直称赞父亲的体力,尽管接近五十了也总是精神奕奕,搬煤气也不见得大声喘气,定能长命百岁。你一直浅笑着看往日写的那行诗,那句诗是你筹划里许久准备写的,只有一句。

“不无一日,我的生活是一座空城。”

尔后你就不再写了,你说一直以来你的自以为都过于偏激,其实内心是充满温暖和爱的孩子,希望有人能停驻你的空城,不管是在马路上画抽象诡异的涂鸦,还是在断墙上写伤感的长诗,都如一盏盏路灯,引你去向黎明。

你说,其实你不想死。

(八)

十九,我想送你一句单行诗。

“不无一日,我的生活是一座空城。”

(十)

你回家后的第二天,与我彻夜长谈,你将过往那些故事一点点挖掘出来,一个个细细的讲与我听。苍白色的皮肤在灯光下犹如白纸,黑色的头发在逐渐脱落。你一直都是坚强的,坚韧的,坚定的。即使在每一番痛苦面前也不软弱。床头的书依旧堆了很厚的一坨,因为翻得多,纸页蓬松。你一个字一个字将这些故事,说到最后,终于流出了泪水。你说,其实我不想死。

你说你不想自己的城市只能成为一家客栈,只过渡某些赋予你伤害的过客,你渴望所有的期望都是现实,你希望所有的挂念不是毫无挂念。你想要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人,可你说不清楚你想要成为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人,所以注定得受排挤。

还有二十七天,或许更短,你便彻底割断了所有的念及,而割不断的是至今依旧悲怆的哭喊,十九,我不想死。

对的,你是在叫我。你叫我,你说你不想死。

(十)

镜子在一瞬间崩塌,我在你最后的呼喊中,消失在你的空城。

十九,我不想死,你说。

十九,我说过,我不是你的过客,我只是你的观众。

共 4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你自诩自己只是一颗埋葬在土地深处的种子,黑色的外壳看上去丑陋不堪,注定得受到排挤。而你清楚的明白自己的根本质地,此刻的乌漆抹黑只是为了有朝一日更加浓烈的绿色,你从来没想过要开出一束洁白的花,只是寻找一个属于宁静的美丽角落,投影一汪茂盛的绿”“不无一日,我的生活是一座空城。”——这是写给一个十九岁如花季节而黯然凋谢的女孩的纪念性文字,语调忧伤,令人感动。因不属于剧本,故改栏目发表。【编辑:晋忻李】
1 楼 文友: 2010-11-2 11: 9:55 “你自诩自己只是一颗埋葬在土地深处的种子,黑色的外壳看上去丑陋不堪,注定得受到排挤。而你清楚的明白自己的根本质地,此刻的乌漆抹黑只是为了有朝一日更加浓烈的绿色,你从来没想过要开出一束洁白的花,只是寻找一个属于宁静的美丽角落,投影一汪茂盛的绿”“不无一日,我的生活是一座空城。”——这是写给一个十九岁如花季节而黯然凋谢的女孩的纪念性文字,语调忧伤,令人感动。因不属于剧本,故改栏目发表。孩子口舌生疮
小孩咽喉肿痛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办
治疗拉肚子土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