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正法降临 鬼焰魔林

2019-10-15 12:59: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正法降临 鬼焰魔林

鬼焰魔林!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那森林中几乎都是黑色的树,而且还散发着黑色的烟雾,看着千米外燃烧的黑色火焰,四周长着蓝色的草,而且都有一米多高。

黑色的森林中散发出一股及其阴冷的气息,那火焰似乎和果实一样长在树上!也看不出来树会被烧没了,仿佛那火焰的燃体并不是实物。

走了进去,这么大的火竟然无比阴冷,幸好三个人都披着那冬暖夏凉的斗篷,暖和的感觉真不错。

赵饭多说道:“咱们在这里要吃什么啊?”

他们到哪里都不准备吃的,都是抓些野味吃,但是现在有点悔了,必定这是一片死林。

鬼焰魔林第一次向他们示威,看着四周黑色的火焰,赵饭多凑了过去,他伸出手摸了摸那火焰,结果大叫一声。

那火焰虽然散发冷气,但是触碰到的一瞬间感觉到一股巨热!那感觉就像是神都了开水里似的,虽然烫但是也有一股凉意。

烫的赵饭多大叫一声,镇冬灵有些迟疑,却也是凑了过去,手碰了一下。

镇冬灵也很烫但是完全没赵饭多反应大,于是吕夜杨也试了试,吕夜杨说道:确实很烫,因为你修炼鬼门之法,所以才对着火焰免疫力很强。

根据鬼爷爷说道:两万米内的地方都是外域,两万米过了之后就有可能进去到內域。

他们小心翼翼的走了几千米,还是一个活物都没看到,他们还是在树上留下了痕迹,吕夜杨四处张望起来。

半天过去了,他们来回的饶来绕去,也没啥收获,所以就回去了。

回到流魂镇之后倒了一个大酒馆里面,要了三大盆面,那面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好吃的,三个人吃的那叫一个高兴。

这阴冷的地方热汤面是再好不过的了,里面有排骨、五花肉、海带生菜,还有很多不认识的好吃的。

那些奇特的菜肴吃的很好,此时赵饭多说道:咱们啊,就背着一堆吃的去吧。

然而这种面是这里唯一的吃的,还是鬼做的!之后镇冬灵走到后厨,看着那热气腾腾的大锅,看着一脸煞白的男人问道:鬼大叔,我们想去找鬼魂灵兽,为啥连个活物都看不到啊?

鬼大叔苍白的脸上出现一丝笑意,鬼大叔说道:夜里才会出现鬼魂灵兽,就算是生活在这里的野兽也都在夜里才出没。

镇冬灵一拍手说道:那我们不如带照明石来了。

鬼大叔摇摇头说道:那到不需要,鬼焰魔林晚上只是比白天暗一点而已。

镇冬灵一脸兴奋,道谢后回去告诉了赵饭多。

赵饭多点点头,可是第一个问题就是赵饭多晚上要睡觉,为了端正他这个习惯,赵饭多一夜就吃饭了,没怎么说。

因为这里分不清白天黑夜,所有第二天白天他睡了一白天,晚上三个人再一次去了。

明显的感觉就是晚上更冷了,这三个人绝对是显眼的,因为在他们之中有两个人抬着一个大锅。

那大锅半径一米五!高度一米左右,里面装着从流魂镇买来的面,而且这次里面还加了饺子。

虽然盖着盖子,却也是香气弥漫,这次到不一样了,仿佛是香气的吸引,走了几千米就看到了活物。

首先引来的是一条黑色的大蛇,一个十米长的大蛇怕了过来,舌头吐出感受着那热度。

这条蛇全身漆黑,肚皮煞白,全身的鳞片仿佛是钢铁一样,之后瞪视这四个人。

吕夜杨说道:这是铁鳞蛇,二等野兽,但是明显比外面的铁鳞蛇要厉害的多。

铁鳞蛇看了一会儿绕道而走,倒也是量力而行。

在往前走,大概一百米的地方,就看到一团黑气!黑气在一个野兽的身上盘绕着,而且上面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仿佛在被那团黑气吞噬,也叫不出声音,一看有人吕夜杨直接冲了上去。

九等修为的他直接到了那里,一个横扫让那个野兽停止下来,此时看到的竟然是一个人形怪物。

一个大概十六七岁的少年直接掉了下来,然后哎呦一声,手中似乎还拿着一个匕首,呆萌的脸上充满一丝庆幸的表情。

吕夜杨直接冲了过去,右手抬起四周土忽然动了起来,直接把那怪物包裹住。

吕夜杨的法术是土属性的法术,但是被包裹的怪物直接大叫一声,听声音和阴森的鬼叫也差不多。

大叫之后震散了包裹它的土,直接冲向了吕夜杨。

吕夜杨不慌不忙,全身瞬间罩住一层棕色的,直接一拳打了上去,就感觉震动声很大,那怪物被一拳打飞了。

随后吕夜杨直接一脚踢了过去,随后一堆土和风暴一般直接把那怪物埋住了。

但是这种高端法术也不能打败那怪物,吕夜杨无奈之下直接一指天空,聚集全力,吕夜杨也只好使出一招流星破。

就在那怪物冲出来的瞬间,一个着火的巨大流行瞬间砸了下来!一声巨响!四周出现一个巨大的坑,那可是九等修为才能使用的法术啊。

之后算是平静了下来,此时大家走了过去,仔细的看着那个怪物。

仔细看来那是一个猴子,和人差不多大,确实一脸煞白!看起来有点像狰狞的恶鬼,就是因为这等尊荣,是不可能是灵兽的。

一身漆黑,只有脸是煞白的,锋利的牙齿,和小绿眼珠,鼻孔外翻,身上的毛似乎被烧了一样,赵饭多问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此时少年忽然站了起来,打了打身上的土说道:这是鬼面猴,是这里的野兽,四等野兽,需要八等修为以上才能够猎杀。

镇冬灵看着这少年,大概一米七的身高,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脸的稚气。

大大的眼睛个白皙的皮肤,头发乌黑

,年纪小头发到很时髦,两侧都推了,上面的头发都是和烫的一般,一根一根直直的立着。

看着他的微笑吕夜杨问道:“兄弟,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那少年无奈的摇摇头,找个木桩子坐了下来,一跷二郎腿说道:说来话长。

衢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张家界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海口白癜风
衢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张家界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