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素女寻仙 第1944章 你是谁_1

2020-01-16 19:03: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素女寻仙 第1944章 你是谁

给浪漫浮雲亲和氏璧的加更,抱歉,加更晚了几天,谢谢亲~

“签个契约吧,就可以共享这些影像了。”木槿不在意地说道,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张潇晗和宋辰砂就都望过来。

木槿自己也愣住了。

他刚刚说了什么?签订契约?

他愣愣地望了张潇晗一眼,他怎么会说签订契约,还说得那么自然,他对张潇晗的信任确实依然在,好像从神界张潇晗替他承受了绫夙的怒火之后,也是从回到人界之后,在神界一段时间对张潇晗的陌生感觉就消失了很多。

但无论如何,他不该说出签订契约的说法,虽然契约有主仆契约,还有平等契约,但是谁都知道他说的不是平等契约。

共享影像,只有主仆契约的。

但最关键的是,他怎么能相信张潇晗呢,为了破开一个阵法,他竟然相信张潇晗之后会解除他们签订的契约吗?

虽然张潇晗早就解除了几乎所有的契约,但只要是正常的修士,谁会主动要求签订灵魂契约——要共享阵法的影像,只能张潇晗占有主人的地位。

“木槿,你……没有什么吧。”张潇晗审视着木槿,看着他楞了一会后微微皱起的眉头。

木槿沉默了片刻道:“张老板,在神界,你对我做了什么?”

张潇晗张张嘴,然后轻叹一口气:“你记得夷帧布置的阵法吧,他是魔族曾经的智者,帮我收了神界所有与我有关的因果。”

空间内霎时间安静下来,只有石门上血色灵光闪烁出诡异的光亮,映照在几人脸上,尤其是张潇晗的脸上,更是有种特别的可怖。

“神界所有的因果?上古战场的因果?战魂鼓引发三十万年战争的因果?还有我,夜未央?还有冰海禁制内死于我们中任何一人手上修士的因果?”木槿吃惊地道。

“对比上古战场和战魂鼓引发的因果,其它的可以忽略不计吧。”张潇晗苦笑了下,“我以为你一直可以保持着那之后的冷淡,可……”

“可我们之间,即便是掐断了之前的所有因果,我视你为路人,之后你救我一命,也将你我之间的因果重续。”木槿一字一句地道。

一个模糊的念头从木槿的心头升起,他审视着张潇晗,好像才认识张潇晗一般,与张潇晗相识之后的种种快速在脑海中掠过,定格在一幕幕与他并没有直接关系上。

“我没有想那么多,不过刚刚这么说,说签订契约,不像是你该说的。”张潇晗摇摇头。

“回头再说吧,先破解阵法吧——大概之前你解除了所有的灵魂契约,所以我对契约也不抵触,至少与张老板签订契约,与张老板之间再增加些因果,貌似……”木槿忽然笑了笑,“张老板一贯福源厚泽,这签订了契约,说不定也跟着占些福泽呢。”

“我签订不了契约。”宋辰砂忽然道。

木槿眉头一挑,宋辰砂就接着道:“诛仙弓不会与任何修士签订灵魂契约的,除非是主仆中的主人。”

“哦——”木槿拖了个长声,“宋道友,为什么不试试?也许张老板可以。”

宋辰砂和张潇晗都怔了下,两个人对视一眼,再看看木槿,都明白了木槿的意思。

张潇晗身份不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凰姬的炉鼎,还是什么,诛仙弓诛仙剑已经与宋辰砂祭炼到一起,虽然宋辰砂已经可以重新锻炼出元婴,但作为诛仙仙器的诛仙弓,会任凭与它锻炼成一起的修士屈居在另一个修士之下,委身为奴吗?

“不——”张潇晗下意识拒绝道。

“别急着拒绝,难道张老板得了我和宋道友,会不舍得解除契约?”木槿的话是开玩笑,可表情半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如果不能与宋道友签订契约,那一切都和从前一样,但是要能签订契约——张老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木槿的声音很轻,带着某种期待。

张潇晗面色一点点白起来,在血红灵光映照下,仿佛鬼怪般,她慢慢摇摇头,再摇摇头:“要是之前,我还可以尝试,可是,这里,我们打开了这个石门之后,也许我会……”

“你不会的,我和宋道友都陨落,你也不会的。”木槿接上。

“那就试一试。”宋辰砂忽然说道。

“不,”张潇晗急切地拦住,“不,不是契约的问题,不。”

木槿和宋辰砂都静静地望着张潇晗,等待着她的解释。

“我现在的状态,不适合签订任何契约,我……这里存着大量的因果,每一个与我有契约联系的,都会牵扯进因果中,因为这个不明所以的禁制,你们冒这个险不值当。”张潇晗费力地组织着语言。

“张老板,你一直认为,你是可以与宋道友,与诛仙弓诛仙剑签订下主仆契约的?”木槿狐疑道。

张潇晗又是一怔,这才反应过来她刚刚说的,匆忙间她拒绝的原因竟然是这个。

“小师妹,你知道原因?”宋辰砂眼眸一亮,是真真切切为张潇晗高兴的一亮。

“我……我……”张潇晗脑海里有些混乱,她怎么会有如此自信。

“试试吧。”宋辰砂沉稳地道,很快就在半空中勾勒出契约出来,逼出自己的精血与神识,三人都看着契约吸收了宋辰砂的精血神识。

契约悬浮在空中,带着巨大的压迫,逼迫着张潇晗不得不面对眼前的一幕,她深吸一口气,祭出自己的神识,神识落在契约之上,契约忽然化作灵光,分别钻入张潇晗和宋辰砂的额头,另一部分消散。

契约生成了。

张潇晗识海中出现的熟悉的感觉,她签订过上百的灵魂契约了,对这样的感觉再熟悉不过了,她望着宋辰砂,不敢用一点点契约之力,她应该尝试感觉诛仙弓和诛仙剑的,但是她不敢,也不想。

“诛仙弓臣服于你。”木槿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内,“张老板,你不会是凰姬的炉鼎。”

张潇晗心神大震,她何尝不知道这契约带来的背后的含义,天帝锻炼的仙器,可以击杀帝子的法器,怎么会与普通人族修士签下灵魂契约呢,哪怕是它认宋辰砂为主,也是与宋辰砂祭炼为一体,说是诛仙弓诛仙剑认主,不如说是它们控制了被认主的修士,可现在,张潇晗与宋辰砂完成了灵魂契约,那么就是说,在诛仙弓诛仙剑这样仙器的认知内,本能的认知内,张潇晗的身份高过它们。

还有谁的身份高过诛仙弓诛仙剑?能诛杀帝子的诛仙弓诛仙剑?

这个答案呼之欲出。

“只要你想,只要你真的想,任何一个修士都会与你签订灵魂契约,甘心做你的契约奴仆,张老板,他们的修为有的比你高出很多,可最后都屈服了,就好像宋道友,三言两语中就认为理所应当的,这,不是因为你福源厚泽吧。”木槿的声音继续回荡。

“你想要说什么?”张潇晗听着自己的声音,好像这个声音根本不是她发出来似的,“我知道我是谁,这一世,上一世。”

张潇晗说着就抬手,可手抬在半空,却停了一下,她看着宋辰砂,宋辰砂也看着她,在宋辰砂的表情里张潇晗什么也看不出来,从契约签订了之后,宋辰砂便是一言不发。

张潇晗抬着手思索了一会,忽然在半空中急速勾画出又一份契约出来,然后望着木槿,祭出自己的神识。

主仆契约,张潇晗当仁不让地选择了主人的一方。

木槿也没有言语,很快完成了契约,不论张潇晗行使不行使主人的权利,契约生效,现在,张潇晗已经拥有了控制宋辰砂和木槿生死的权利。

面对契约中服从的一方,言辞是没有任何宽慰的,签订了契约,宋辰砂和木槿想要与张潇晗探讨,也得张潇晗愿意,张潇晗压下心中所有波澜,低头看着血色灵光闪烁的石门,却还是沉吟了之后抬头瞧着宋辰砂。

“大师兄,得罪了。”

她平静地说完,神识侵入进去,直达隐藏在宋辰砂身体内的诛仙弓诛仙剑。

神识缠绕,诛仙弓和诛仙剑在宋辰砂的体内回应了下,好像只要张潇晗愿意,就可以将它们从宋辰砂身上剥夺出来一般,到此,张潇晗再无从怀疑了,诛仙弓和诛仙剑确实对她臣服。

可当日,诛仙弓为什么没有选择她?

是的,当日她虽然得到了隐藏着紫气的元神,却根本没有炼化,没有与紫气合为一体。

紫气之内到底隐藏着什么?绝对不仅仅是紫色灵力!还有张潇晗至今没有认知的东西,诛仙弓诛仙剑认可的,也绝对不是她张潇晗,而是紫气。

张潇晗收回神识,表情化为平静,低头望着脚下的石门,天眼张开,血红的灵力线条组成的阵法传送到木槿和宋辰砂的神识内。

都是大修士,之前的契约会对他们产生影响的,但是契约的力量之下,他们不由自己只能选择了臣服,并且这个暂时的臣服也确实是他们自己的选择,神识对天眼视线的共享,让木槿和宋辰砂并没有对契约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张潇晗在神识内将三人负责的位置大致勾画一下,手指一点,一点紫光直接落在正中一个交点之上。

视线里是紫色灵光落下,激发出一朵艳红的火焰,这一处的灵力依稀薄弱了些,接着石门上灵力翻涌,但神识内,分明都看到了这朵艳红火焰出现之处,灵力交点轰然粉碎,接着灵力连接之处若干灵力涌来。

木槿手指轻点,一点点灵光飞快击出,落在接连的灵力交汇处,宋辰砂手指翻飞,同样灵光落下,六个连接的交点同时被粉碎,接着每一个交点再次延伸出六个。

三人十指翻飞,在共享的天眼视野中,在契约的力量下,或者根本就与契约无关,配合默契,张潇晗祭出的一直是紫光,木槿开始还用普通灵力,然后慢慢在灵光中加上的岁月之力,不仅粉碎了灵力交点,还抽取其中的岁月之力。

这样对岁月的抽取可以延缓阵法灵力流动的速度,在这些以六倍的速度增长的节点攻击中,哪怕只延缓瞬间,都是致胜的关键。

宋辰砂抽取的是诛仙弓的力量,不由他不使用这样的力量,在他一出手之后,连张潇晗都感觉到诛仙弓的兴奋,恨不得直接从宋辰砂体内激发,将宋辰砂体内所有的灵力全都抽取,化作最强势的攻击。

这究竟是对阵法的痛恨,还是对石门之后封印之物的痛恨,宋辰砂与张潇晗都无法体会,二人只能共同压制——这般相对狭小的空间,诛仙弓一箭的力道若是毁灭了石门,大概也会将这个空间毁灭。

宋辰砂金色的灵光对血色灵力一样带有些微的压制,但同样,被损坏的节点哪怕疏忽了一点点,都在被急速地补充,开始三人还有条不紊地按照各自负责的区域将阵法的破坏快速推近,很快,也就是三息左右的时间,阵法的破坏形成了胶着。

三人记不清这是第几轮出手了,哪怕三人出手的速度在快,也只能勉强保持着对现有节点破坏与修复的平衡,源源不绝的灵力涌来,只要慢了一个节点,这个节点就会急速蔓延,好像蜘蛛一般继续串联。

这,不是比拼的灵力的厚重,而是比拼速度,他们的破快停留在一个平衡的位置上,只要他们再能突破,再能突破两次攻击,就可以将阵法轻松破坏。

但两个攻击,就是六倍的再六倍的节点,此时他们已经到了攻击的极限,哪怕他们都在增加攻击的力道,但只要不是攻击在节点上,激发出去的灵力就会马上被阵法或者说是石门吸收。

天底下哪来的这般诡异阵法,布下阵法的修士又该怎样撤出这种阵法?三人之间神念的想法很自然沟通在一起,宋辰砂的意识之内,诛仙弓再一次蠢蠢欲动。(未完待续。)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冉茂兰
武威市中医院
长春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海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苏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